• <menu id="0o0mg"><tt id="0o0mg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0o0m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0o0mg"><tt id="0o0mg"></tt></menu>

    / 黑幫 / 大慶教育網

    大慶教育網
    大慶教育網

    大慶教育網

    黑色連載中...2021-11-03 20:00:48

    陶知行只有他一個后人,教育陶家沒有其他血親。三天來,教育陶鳳徹擔心的事情很多,但他可以放心的意志。左剛把明暗業務都交給了他,然后讓趙家陽輔助他。

    他準備休學一年打理家業,大慶但接下來的內容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陶某的醫藥公司沒有上市,教育85%的股份牢牢掌握在陶某家族手中。陶風

    車奶奶去世時,大慶她的5%交給了陶鳳徹,而此時,陶知行手中的80%只給了陶鳳徹20%。剩下的60%由包月生管理,教育遠高于趙家洋手中的8%和藥學所所長寧靜手中的5%。此外,大慶剩下的一些零散的股票、大慶基金、房產,都留給了陶鳳車,但在場的絕大多數人最關心的還是它。陶氏幾乎橫跨整個東方大陸的秘密商業帝國,實際上完全交給了隨越生。

    與轉給他一起的,教育甚至還有陶鳳徹的監護權。這幾乎是一個光明的宣言,大慶道家族力量的下一階段是與月亮同生。

    李律師語速適中,教育很快就宣讀了這份簡短的遺囑。但這個內容太出人意料了,周圍一片寂靜。許多人的臉好像被閃電擊中,沒有人說話。

    九沒有說話,大慶但也沒有掛斷電話。
      就是這樣,大慶多一點耐心。陶風澈一點也不著急,甚至用叉子夾著許嵩端來的水果咬了幾口。
      八月,正是吃水果的好時節。切好的芒果出奇的甜。當他慢慢吃下第五塊時,李律師終于開口了。
       “劉天磊做過人口生意,其他的我不太了解?!?br>  陶風澈不想就這么輕易放過他,問道:“這是什么人口生意?”
      到底是什么人口生意?” 全是這樣,推諉和灌輸沒有多大意義。李律師下定了決心,坦白了,反問道。
       “九州最缺的是什么,師父不知道嗎?”
      第65章 生意
      ……九州最缺的是什么?
      或者說,九州最缺的是哪種人?
      這個簡單的問題,一個三歲的小孩子也能答得出來,但陶風澈卻突然沉默了。
      不是他不知道答案,而是這個答案,加上之前兩人的對話,實在是太震撼了,讓他感覺到了一絲許久未見的恐懼。
      陶風澈的瞳孔微微放大,連乳房的偽裝都無法維持。
      當他決定打電話給李律師時,他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。
      
      錯流部分 47
       “是的...”
      他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語,許久沒有繼續說話。
      李律師等了許久,并沒有繼續聽到陶風澈的聲音,耳邊卻傳來急促的呼吸聲。最終,他不得不選擇自己解開謎團:“是個omega?!?br>  陶風澈狠狠的閉上了眼睛。
      細密的冷汗終于從毛孔里緩緩滲出,一點一點打濕了他的后背。心臟在胸腔內劇烈的跳動著,隨之,全身的熱氣也漸漸消失了。
      立秋已過,但景浦依舊熱如太上老君的煉丹爐。對于血脈強大的年輕阿爾法來說,即使是待在空調房里,也同樣是浮躁。
      可這一刻,陶風澈卻是感覺到了一絲寒意。
      他沉思了一會兒,終于結結巴巴的道:“老夫,啊,我是說……我爹爹,這件事他一直都知道,也同意?”
      他甚至有點語無倫次。
      大腦一片混亂,就像被貓嚴重蹂躪的羊毛球。我想不通。心中的堅不可摧的神像忽然有松動的趨勢,不時有幾塊石頭落下。塊,正在搖搖欲墜的邊緣反復嘗試。
      陶風澈下意識的咬了咬牙——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想要李律師什么樣的回答。
       ……陶智行是知情人嗎?
      如果真是這樣,他是總是放任不管,還是放縱手下的人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?
      如果你不知道...
      陶風澈忽然揚起唇角,臉上的笑容有些自嘲。
      這怎么可能?
      陶知行是一個控制欲極強的人。他從不允許事情超出他的計劃。他總是計劃并且總是冷靜。跪在靈堂的三天里,陶風澈曾回憶起父親的生平,發現父親唯一沒想到的就是他的死。
      可后來,隋月生帶著意志和手指,以不容置疑的態度推開了靈堂的大門,以雷霆之勢平定了大地,然后干脆繼承了道家……
      現在想想,或許連他自己的死,都在陶志行的意料之中。
      這么一個沒有謀略的人物,這么大的事,怎么可能說不知道?
      陶風澈雖然喊了個“老頭子”,進入青春期后,總是和陶知行正面對峙,但實際上他一直暗自崇拜對方,甚至一直希望能像陶知行一樣。人們...
      陶風澈現在有些難過。
       “先生,我不知道?!崩盥蓭熃o出了模棱兩可的回答。陶風澈還沒來得及追問,便道:“師尊,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樣?!?br>   “師父,你覺得大概是拐賣人口吧?”李律師說。 .
      陶風澈發出一個含糊不清的單音字,表示肯定。
       “九州是東大陸最發達的國家,社保而且福利制度也是最完善的,再加上建國初期領導人的“書同文”政策,所有附屬國都使用九州文字;甚至那些不是附屬國的國家,大部分也將中文作為官方語言之一,這個你應該知道吧,大師吧? ”
       “嗯?!彪m然不知道對方為什么突然開啟科普史,但陶風澈還是點了點頭。
       “在阿波三性中,歐米茄的數量絕對是少數。在一些落后的國家,歐米茄是一種資產,甚至是共同財產。對于歐米茄來說,生活在這樣的國家是一件非常悲慘的事情?!?br>   “正因如此,總有一些絕望的omega,希望能住在九州。劉天磊,或者道家的一些部下,他們的人口生意,準確的說應該是走私。九州缺omega,其他國家的omega正好還想再來,他們充當了中間人,成為了兩國之間的橋梁?!?br>   “這件事情在陶家已經有些年頭了,陶先生一直沒有答應。繼承了陶家之后,他本來是想禁止的,但是很多通過這個渠道來到九州的omega都上前懇求。是由你決定。為了我的愿望,我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?!?br>   “但最終還是發生了一些事情。陶風澈自信的說道。
       “是?!彪m然知道陶風澈看不出來,但在通話結束時,李律師還是習慣性地點了點頭。 “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出事了,陶先生說?;鸷艽?,很多人被處死。之后,全這種生意就停止了?!?br>   ......等待。
      陶風澈的心猛地一跳,有些不好的預感。
       “十年前?”他說,語氣中帶著一些令人信服的暗示,“有準確的數字嗎?” ”
       “我仔細想想?!焙孟?,好像……”時間過得太久了,李律師翻了翻,翻閱著塵封已久的記憶,半晌后肯定地說,“好像已經十年了。以前,陶先生連我都保密,下令封存,但當時處決的人太多,隱隱約約還傳來一陣風聲。 ”
       “我知道的不多,只知道當時麻煩大了,犯人要么直接死亡,要么被流放海外監禁,不既然劉天磊還活著,他就不應該深入參與……”
      李律師還在幫忙分析,但這些話落到了陶風澈的耳中,全都變成了模糊的外語。他完全驚呆了。
      又是“十年前”和“十年前”。
      陶智能做出什么樣的殘忍,連李律師都隱瞞了? ?
      陶風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個雪夜,衣衫單薄的omega,在陶志行的羽絨服下瑟瑟發抖,渾身臟兮兮的,想起他說“我叫隋月生”,想起他打架很辛苦,想想他的文盲……
      層層冷汗下,陶風澈這才發現,自己似乎觸到了隋月生無數謎團中最大的一個,而且已經有了解開的趨勢。
      他不知道李律師對隋月生了解多少,但他說的更不對。他強行壓下內心的疑惑,接著說起劉天磊:“一開始,我還以為他在做走私生意,就像走私毒品一樣?!?br>  所以現在,接手生產基地后,他又要回到自己的老本行,自己掏腰包。
      李律師一愣:“準確的說,走私算走私吧?
       ……那個好像沒問題。
      陶風澈苦笑一聲,半囑咐半威脅讓李律師保密,然后掛了電話,然后全身無力的癱倒在椅子上。
      房間里辛勤工作的中央空調幾乎沒用,但是打完電話,陶風澈的衣服已經被冷汗完全浸濕了。他的全身都籠罩在骨骼的疲憊之中,但這件事終究還是需要證明的。
      他緩緩坐起身來,重新調整呼吸,正要按鈴的時候,忽然改變主意,直接打了個電話:“徐叔,來書房?!?br>  徐松打開門。恰巧打在陶風澈看不出喜怒的臉上,不禁在心里苦笑。誰能想到,少爺竟然會將自己學到的提問技巧運用到自己身上?
      他的思緒微微一轉,滿臉無奈:“主人,我是真的……”
       “徐叔,你別裝了?!?” 陶風澈直言打斷,眉毛微揚:“我知道。隋月生是走私的omega吧?不過他是怎么上老夫的線的?”
      徐松有些驚訝:“李律師告訴你的?”
      這些前輩們過去,如今的內幕者寥寥無幾。而陶風澈只能接觸到幾個左,只有李律師才能保證封印完整。
      陶風澈對于徐松能猜到原委并不感到意外,點點頭道:“他沒有細說,只是說劉天磊曾經是歐米茄的中間人,想走私,事情發生在十年前。所以他被委派了,隋月生才十年前來的,在這之前,我正好查了一下劉天磊的簡歷???!?br>  他并沒有說遇到了對方暗中制毒,只說了一句話:“十年前劉天磊的履歷完全是空白?!?br>  我犯了一個錯誤。
      徐松不自覺的微微皺眉。陶風澈沒說是查了劉天磊的簡歷??……
       “薄旭,回答我的問題?!?”陶風澈不給他喘息的時間,一直壓著。
      見事情不能隱瞞,徐松只得長嘆了口氣:“少爺倒是想問少爺的來歷,對吧?這件事的確是因為他才叫停,只是不是你想的那樣,主人?!?br>  這是另一個看似合理的答案。
      陶風澈總覺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還沒來得及問,徐松就自己說了下去:“這些和老公之前跟我說的一樣,說……”
      在徐松的敘述中,十年前的過去,就像一張塵封的長長畫卷,在陶風澈的面前緩緩展開。
      第66章 禍害
      十多年前,陶家的“人口生意”非常大。
      對于那些陷入困境的歐米茄來說,九州簡直就是現實中的天堂。在他們的口中,這是一個如仙境一般的國度。
      有些omega會因為幻想九州omega的生活而麻痹自己;一些omega會冒險通過各種渠道找到道的線人,然后通過他們的渠道走私到九州。
      但天下不會有免費的午餐,道的蛇頭也不是為了慈善。
      他們會向這些omega收取巨額的走私費,一些omega可以免于破產。但也有一些頑固的歐米茄,一分錢都付不起。
      前者出錢,蛇頭會直接安排他們去九州。如果錢夠,他們到九州后會幫忙做一個。假身份讓他們在城里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;而對于支付不起的后者,Snakehead有時會采用預付款的方式——當然是有前提的。
      蛇頭預支了走私費歐米茄,到了九州之后,大部分都會被直接安排結婚,不過總體來說,至少比留在原籍國更有希望。許多omega會咬緊牙關表示同意。
      但按照道家的規則,這項業務是有前提的——歐米茄必須完全知情并愿意接受后果。
      他必須認識自己去九州后需要做什么,無論是打工還是結婚,蛇頭都要向他解釋清楚,不允許欺騙,尤其是沒有“不帶omega去原定目的地” “這種行為發生了。
      也正因為如此,陶家在海外的名氣也特別好。當年陶志行繼承陶家,想要禁止這門生意后,許多??走私到九州的歐米茄都試圖向他求情。
      直到十年前,還有隋月生的意外。
      縱觀隋越十八年的人生,可以用“命運”這個詞來形容。
      他出生沒多久,在建筑工地上工作的父親就意外去世了。他的母親無法忍受獨自撫養他的生活。他拿走了父親一半的補償,再婚。從那以后,就沒有消息了。
      幸運的是,他還有一個還健在的奶奶。老太太聰明伶俐,靠手工把兒子養大。兒子過世后,她就靠著這門手藝,把孫子拉了上來。
      雖然家里住在貧民窟,沒錢送隋月生上學,但奶奶教得很好。長大到十二、十三歲的時候,他被送到街上的雜貨店老板那里做雜貨。
      老板是個貝塔,年紀大到可以當隋月生的爺爺了。長大后,隋月生幫他打理賬,收錢。時不時的,他會帶一些即使過了保質期也沒有變質的食物。分享,雖然爺爺和孫子的生活很窮,但也可以稱之為幸福的生活。
      但時間一天天流逝,隨著出生的月份,它一天天變得越來越美麗,似乎與這個隱藏著污垢的貧民窟格格不入。
      他的母親雖然只是個測試版,但當年也是個名媛。否則,她也不會在成為寡婦后這么快再婚。她的父親,也是一個測試版,確實是一張漂亮的臉蛋。兒媳問。
      隋月生的容貌,不僅兼具了兩人的優點,甚至還略勝一籌。
      破舊的管樓里,傳聞甚多。吃完飯,斷了嘴巴的阿姨們在門口擺了個凳子鬧騰。父母說不完。就像那個到處招蜜蜂和蝴蝶的媽媽,生來就是個妖媚的狐貍精”;也有一些痞子,對嘴唇不正經的人捉弄,有時甚至想除掉他們。
      但是生在月亮上的人,從來都不是聽話的人。他不打女人,所以他不在乎那些阿姨,但遇到這些流氓,他會立即開始戰斗。
      奶奶嘴上嫌棄他一個歐米茄脾氣這么暴躁,以后絕對嫁不出去,見他打架子抄起掃帚追著他,實際上卻很疼他的。 ,說隋月生和雜貨店老板的兒子不明所以,被拿著拐杖的老太太給撞了回去。
      隋玥16歲出生的時候,他們甚至存了點錢,打算兩年后搬出貧民窟,在外面租一套一居室的公寓,然后他就可以干點別的工作,奶奶就不用了工作推著小推車暢通無阻,到處兜售自己縫制的手工制品。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,教育希望的曙光似乎在向他們招手,但命運三女神手中的紡錘從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。

    章節目錄

    最新章節:黨的光輝歷史???(2021-11-03 20:00:48更新)

    查看更多章節 ...

    你也會喜歡

    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
  • <menu id="0o0mg"><tt id="0o0mg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0o0m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0o0mg"><tt id="0o0mg"></tt></menu>